男士首页,YOKA时尚网,态度创造时尚

新闻中心

被拐33年后河南男子手绘云南老家地图寻亲成功 新年第一天 母子相

发布日期:2022-01-13 21:50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 年中国隐私计算市场研究报告重· 重庆宏润科技有限公司。被拐卖33年、凭记忆手绘家乡地图寻亲的37岁河南男子李景伟,终于重回亲生母亲的怀抱。

  “我的小乖乖,当年你怎么就跟着别人走了?”昨日,当57岁的杨惠兰将高出自己一头的儿子拥入怀中时,她这样呢喃问道。

  屏幕外,37岁的李景伟边看边流泪。他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煎熬,决定凭着幼时的记忆,将家乡的样子画出来,在网上寻亲。

  “亲生父母年纪越来越大,我担心等不到跟他们相见的那一天。”昨日,李景伟对极目新闻记者说。

  在李景伟的记忆里,当年家里的房子是土墙草顶构造,房子周边有条排水沟,房子一侧有灶台。走进房门,左手边立着一把木梯,有一次他还从梯子上摔下,左下巴至今还留有明显的月牙状疤痕。正堂屋里放着一副木柄石磨,堂屋左边是卧室和仓库。

  “院子很大。因为院外有水塘,家人担心有人掉进水里,所以在水塘边修了一段护栏。”李景伟回忆。院子是水泥硬化的地面,院子里有一副用来磨豆子的小石磨,院外有一间木头做的大房子,里面住着一位长年编竹筐的老爷爷。

  李景伟的家在山谷里,后山高处有一条公路。离村庄约1公里处,有一条宽约70米的河流。

  过去33年,亲生父母的容貌在李景伟的脑海时隐时现。他记得自己的脸型、眼睛、额头像父亲,而嘴唇像母亲。

  谈及幼时被拐的经历,李景伟依稀记得,他4岁左右时,被一个光头邻居从家中哄骗到了后山的公路,交给3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3个年轻人把他带到镇上住了2天,之后又把他交给一对40多岁的男女。后来,中年男女在商场里给他买了新衣服,带着他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来到河南兰考的一户李姓人家。

  李景伟的养父母有3个女儿,当时家里并不富裕。“他们一直想要个儿子。”李景伟告诉记者。因为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被拐的,他坚信终有一天会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他害怕忘记父母和家乡的模样,于是一遍又一遍地回忆,并在地上画出来。

  去年12月中旬,李景伟将自己手绘的寻亲地图发到网上,引起广泛关注。河南警方十分重视,经过多方努力,查明李景伟的老家在云南昭通,并找到了他的亲生母亲杨惠兰。

  李景伟被拐那年,他的堂哥黎方云大约16岁。由于经常带幼时的李景伟一起玩耍,他对李景伟被拐一事至今仍记忆犹新。

  黎方云回忆,李景伟被拐的时候大约5岁,由于还未上学,就没有起大名,家人都叫他福娃儿。如果按照辈分起名,他的大名应该叫黎方福。

  “当时是六七月份,天气闷热,树上的野酸果刚刚成熟。一天上午,我们一起在家附近的山坡上摘野酸果,但中午过后就找不到福娃儿了。”在李景伟老屋附近,黎方云细细描述着当天的情形。

  “发现福娃儿不见后,我们整个家族的人四处寻找,但一直没有结果。同一时间段,村里还有一个外号叫‘何魁娃’(音)的男子不见了,家里人都猜测,是他把福娃儿拐走了。”黎方云回忆。

  李景伟的亲属告诉记者,“何魁娃”是个单身汉,他跟李景伟的一位亲属在外地相识,受邀到李景伟家游玩,待了两三天。

  “福娃儿被拐那天早上,村里几个年轻人叫‘何魁娃’一起出去玩,他推辞不去。福娃儿不见后,他也消失得无影无踪。”黎方云回忆。

  李景伟老家在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新华村,位于四川、云南交界地带。而“何魁娃”的家在四川,与李景伟的老家相距数十公里。

  李景伟的堂叔告诉记者,由于当年交通不便,家里经济条件也差,他们曾徒步到“何魁娃”的家中寻找李景伟,结果“何魁娃”一直不在,只有他的老母亲守在家里。“他家的条件比我们这里还要差,房子都是土坯房。由于实在找不到福娃儿,我们只能选择放弃。”李景伟的堂叔说。

  不久之后,李景伟的堂姐、小姑一同被人拐卖到了安徽。“有时候,我们都觉得家族像是遇到了‘劫’。”对于当年的遭遇,黎方云唏嘘不已。

  在李景伟幼时生活过的地方,极目新闻记者看到,如他手绘的地图一样,梯田、水塘、竹林等场景没有太大变化,但他家原来的老屋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一块覆盖着塑料膜的地基。村民们说,李景伟的老家原先是瓦房,因年久失修倒塌了,成了现在的样子。

  看到李景伟手绘的家乡地图,他的五叔表示,他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他们的家,“至少有90%的相似度。”

  昔日这片充满孩童欢笑的土地,如今一片寂静。只有几处李景伟的七叔用蓝色彩钢瓦搭建的简易牛棚,里面圈养着一群家禽、几头黄牛和一只看守的老黄狗。或许是许久没见过生人,老黄狗不停吠叫,牛儿则不时发出“哞”“哞”的叫声。

  李景伟家附近的田地杂草丛生。离老屋不远处的山坡上,埋葬着李景伟的父亲。他生前未能见到被拐的儿子,于疾病中抱憾而终。

  尽管已经过去33年,但杨惠兰仍清楚地记得李景伟被拐的情形。她回忆,那是1988年夏天,出生40多天的二儿子感冒发烧严重,她便带着二儿子去县城里的医院看病。第二天,当丈夫急匆匆赶到县城医院,她才知道大儿子不见了。

  “他以为福娃儿跟着我到了县城。”杨惠兰对记者说。那时她的丈夫是村医,她离开家去县城不久,丈夫也去了其他村民家里看病,独自在家的福娃儿被人贩子拐走。

  李景伟被拐后,她每天都会背着二儿子,翻山越岭去寻找。没有照片,买不起自行车,杨惠兰寻子,全凭一双脚、一张嘴。她告诉记者,她只上过几年学,文化程度低,在外只能逢人就打听,听到最多的回答是“不知道”“不清楚”。

  一个雨夜,因为走了太多崎岖的山路,杨惠兰的脚被磨破了好几处,血水混着雨水渗出鞋面,雨声中夹杂着二儿子的哭声。杨惠兰心力交瘁,忍不住放声痛哭。哭过之后,她收拾心情,继续踏上寻子之路。

  杨惠兰不记得从何时开始,她的寻子范围超出了昭通。她去了一座又一座城市、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地方,却始终没有福娃儿的踪迹,但她始终未曾放弃。

  天不遂人愿。寻子期间,杨惠兰的丈夫、二儿子、二儿媳、大女儿相继离世。一连串的打击,让杨惠兰心灰意冷。在她看来,家乡昭通成了一个“伤心地”。十余年前,她带着其他子女,举家搬到了河南周口。

  对于杨惠兰来说,福娃儿的消息,像是“自己找上门”的。她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上月下旬,她接到河南兰考警方的电话,民警说,当地男子李景伟像是她的儿子福娃儿,需要做DNA检测进行确认。

  当天,民警上门提取了杨惠兰的DNA,并给她带去了“男子手绘家乡地图寻亲”的消息。梯田、石磨、水塘……杨惠兰在网上找到李景伟的手绘地图,画里的场景大体就是老家的样子。有些细节连杨惠兰也拿不准,她便给老家的亲友打去视频电话核实。此外,李景伟下巴的一道疤痕,她也印象深刻。

  杨惠兰后来得知,民警告诉她消息之前十多天,她的儿子黎业洪(化名)已在网上看到过李景伟的手绘地图。

  “那幅地图跟老家确实很像。当时我没有告诉妈妈,是怕她空欢喜一场。”昨日,黎业洪告诉极目新闻记者。

  去年12月26日晚,杨惠兰和李景伟视频通线时许,反复核对每个细节,边聊边哭。“当时DNA检测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但那时我就百分百确定,他就是我的福娃儿。”杨惠兰说。

  12月28日,DNA比对结果确认,杨惠兰、李景伟为母子关系。认亲仪式定于2022年第一天举行。

  在别人眼里,网名叫“开心快乐”的杨惠兰,是一个大大咧咧、没有烦恼的女人。但她对记者说,那是她害怕揭开伤口的伪装。

  无数个夜里,福娃儿幼小的身影,总是一次次在她的脑海浮现。他到底在哪里?他过得好不好?他有没有受欺负……有时候,杨惠兰只能依靠药物才能入睡。

  昨日上午9时40分许,距认亲仪式开始还有20分钟,杨惠兰走出酒店,准备前往认亲现场。面对极目新闻的镜头,她开心地和网友们互动,说自己很激动,祝福大家新年快乐。

  杨惠兰踏入认亲现场的那一刻,这位命运坎坷的女子,再也无法控制住内心的波澜,泪水像决堤的河水般夺眶而出,难以抑制。

  在子女搀扶下,杨惠兰走到台前,一只手紧握成拳。她目光低垂,不发一语,等待着福娃儿的出现。

  现场民警介绍完此次寻亲的基本情况后,高高瘦瘦的李景伟,快步入场,走向杨惠兰。在亲生母亲面前,李景伟长跪在地,结结实实磕了一个头。见到朝思暮想的儿子,杨惠兰放声痛哭,激动得几乎昏厥。在民警和儿女们的搀扶下,她才勉强重新站起。

  尽管李景伟的个头高出自己一大截,杨惠兰还是一把将他拥入怀中,一遍遍地重复道:“这么多年,再难妈妈都没有放弃过你……”

  妈妈的话语,李景伟听在耳中、疼在心里。他轻吻着杨惠兰的额头,仰头长啸一声,似乎想要把过去33年的委屈和遗憾全都抛到脑后。

  牵着杨惠兰的手,李景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打算和妈妈一起回一趟昭通老家,将团圆的好消息告诉九泉之下的父亲。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返回